文书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文书楼 > 通房丫鬟擒夫记 > 第三百九十七章帝与后

第三百九十七章帝与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春的第一滴雨露是老百姓最最喜爱的润膏,万物开始最初的滋长,复苏的信号在动物和植物的身体里慢慢醒来。
  
  京城第一场春雨就淅淅沥沥下了好几天,桃花李花都在悄悄的吐出新蕊。楚心玥最最惊喜的就是这天一大早起来用过早饭,但看到了院子里倚墙生长的那株桃树抽枝发芽了。
  
  新绿的一点点叶儿头和那些点点星星的红色花苞就这样俏生生出现在树枝的每一个地方,一夜之间,春意袭来,向天地万物都撒开了一张柔情美意的网。
  
  楚心玥立在桃树边上细心看着这些变化,她已记不得这是第几天春了,但和沈子瑜在一起的每一个春都格外美好而充满了回忆。
  
  浮萍细心的拿了件薄款藕荷色披风给楚心玥披上,柔声道:“虽然春天到了,但到底还有些料峭的寒意,特别是在这大早上的,侧妃的身子骨如今也不是你一个人,怎么着也得多注意些。”
  
  楚心玥扭头冲浮萍嫣然一笑:“就数你最细心。”
  
  “我再细心却也不能让侧妃笑得这样开怀。”浮萍却打趣道,“两天前七幽传来消息说太子爷那边终于擒获了沈雄,从那日起我瞧着侧妃的脸色可就比从前欢快多了。”
  
  楚心玥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而这时七幽进了院拱手一礼道:“太子爷让属下来给侧妃回话,说今天一大早在菜市口沈雄已被斩首示众。”
  
  浮萍一听呸呸了两声两眼直瞪着七幽道:“侧妃如今是双身子的人,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就不要在侧妃面前说得这样直白了。”
  
  “没什么要紧的。”楚心玥轻抚了浮萍的手一下,只笑望着七幽道,“你们这段时间也辛苦了,子瑜怎么说?”
  
  七幽自然也知道楚心玥问的是沈子瑜为什么没有来接她因府,这场戏已经演罢,也算是到了要各就各位的时候了,按说这样的好消息应该沈子瑜亲知来告知她才对。
  
  楚心玥知道沈子瑜不会变心,但不管陈茗做得多过分,终究也只有假孕跟之前下幻药的事情可以拿出来定一定罪,其他专针对楚心玥的事情不过是正妃教训侧妃之本分罢了,再过分也不过沈王府里内事别人无权过问。
  
  而且陈家未倒,陈茗母亲的外祖家也掌着朝中大权,皇上驾崩在即多少皇族虎视眈眈,沈子瑜即便是太子可以名正言顺成为皇帝,但这各中暗涌激烈只怕也不可能那么顺利。
  
  也就是说沈子瑜想顺利登基还是得靠着陈茗,而楚心玥再怎么样终究妾还是妾。
  
  七幽回道:“今天一大早太子爷便进皇宫这时也没有回,太医说皇上的病不行了,让后宫和前朝的重臣们都跟去服侍,估计…...估计是要说最后的遗言了。”
  
  楚心玥心中咯噔一下,这确实是顶天大的事,只怕沈子瑜这一整天都不会回来了,春季的第一缕清风吹来,楚心玥感受到了暖意,但却感受到了后冷,她扶着浮萍的手道:“有些乏了,我们回屋休息一下吧。”
  
  沈子瑜从宫里回来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了,他亲自到左府接了楚心玥回府,在马车内沈子瑜细细瞧着楚心玥,楚心玥只笑道:“不过数月没见罢了,怎的就不识得了不成。”
  
  沈子瑜伸手轻轻抚在她微圆的肚皮上,笑道:“只是觉得对不住你,这么久时间要让你提心吊胆,还辛苦怀着孩子,一定很苦吧。”
  
  “哪有你天天刀口舔般活下来辛苦。”
  
  两人像老夫老妻诉说着离别之情,不稍时便到了沈王府门口,出马车之前沈子瑜道:“我已向皇上说明了陈茗勾结沈雄的事情,还有之前假孕等一切罪状,当然了也说了你与我作的这一场戏,皇上得知你怀了孩子很高兴,还夸你知礼识大体。”
  
  “皇上如今身体不好,你却跟他讲这些做什么?”楚心玥皱眉,“而且……陈茗外祖家也不是好惹的,我怕……”
  
  “并没有什么怕的。”沈子瑜握着她的手温和地笑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早已看透一切,权势什么不过过眼浮云,失去你才是我最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不管皇上要如何下旨处罚陈茗我都已无所谓,也不管陈茗外祖家是不是迁怒会不会对我将来登基造成影响也不重要。”
  
  “最最要紧的是我如今已看淡一切不再在意那个皇位了,你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子瑜?”楚心玥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说。
  
  沈子瑜轻轻抚着她额前流海微笑如春风般拂进她内心,只道:“一切尖埃落定就好,其他的,随缘吧。”
  
  楚心玥也笑了笑不再说其他,点了点头。
  
  沈子瑜这才下了马车又伸手去轻轻扶她出来,一路进了沈王府沈子瑜皆小心翼翼的扶着楚心玥,像手里捧着一块无价至宝一般细心呵护。
  
  回了倚月院才陪楚心玥没说上两句话宫里又有人传来消息说皇上这次真的不行了,让沈子瑜赶紧进宫。
  
  沈子瑜只好走了,楚心玥的一颗心也一直悬着。转身回屋却听院门被人一把大力推开,只见陈茗气得歪嘴斜眼的冲了过来。
  
  浮萍见势不对赶紧把楚心玥护在身后,瞪着来人:“你你想干什么?”
  
  陈茗的目光在楚心玥已圆滚起来的肚子上转了一转,脸色变得惨白无色,她冷哼:“好啊,你们做的一场好戏不仅把我死死圈了进去,还连怀孕这样的大事也可以瞒得滴水不漏,楚心玥,终究这论心机我还是比不过你。”
  
  最后一句也不知是夸还是贬,但楚心玥早已不再在意,她淡淡一笑只道:“姐姐既然来了,不若进屋说话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